青衣染尘

【周江】好天气(中)

那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盛夏的夜晚。他们最终草草解决了晚饭。零食摆满茶几。窗外的星夜兀自璀璨,与人无关。他们窝在沙发上,分享一条空调被,和一部电影。

朱莉握住了布莱斯的手。江波涛想起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看这部电影了。前两次都还是高中时候。一次是保送后的那段日子,一群初三在高中作威作福,仗着自习课多老师不管,电影一部部看。另一次是学校的周末影院,还是周泽楷他们班选片。他记得当时对另一部比较感兴趣,但两场连放,看一场价钱不减半,想想还是去看两场。周泽楷表面上被安排了收钱的工作,实际就是个美色诱惑的套路。那天想看的电影放了什么,江波涛记不清了,记忆中周泽楷黑暗中模糊的侧脸伴着朱莉青涩的怦然心动熠熠生辉。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朱莉,又匆匆放弃这个颇为可笑的念头。
周泽楷不是布莱斯,周泽楷就是周泽楷。
布莱克没有一开始就喜欢朱莉,但周泽楷是一开始就喜欢江波涛的。
哪怕不是同一种喜欢。

江波涛吃完了一袋薯片。布莱斯因为被朱莉发现扔了她送的鸡蛋而手足无措。同样的事情江波涛也干过,不过是帮周泽楷处理按打算的情书。周泽楷的性子过于软和了,不知道怎么拒绝,也不想让别人难过。干脆不回复也不拆开看,白费了许多人纠结了很久的心意。最终有署名的物归原主,没有的,情书抛到一边,礼物瓜分吃了。以至于江波涛明明不习惯食堂,在甜食的帮助下还是胖了一点。
也许帮忙处理的江波涛还藏了一点小心思。这样下去,他的小哥哥就永远都不会离开。

电影里,切特和布莱斯外出散步。老人对尚且懵懂的男孩说“斯人若彩虹,遇上方知有。”旁边沉默了半部电影的周泽楷跟着台词一句句念。

五月份的十佳歌手万众瞩目。不少人是冲着担任主持的周泽楷去的。虽然学校永远可以将原定六点的项目推迟到七点,但阻挡不了热情。
最终开场时天色暗了。光束在头顶汇成疏密不一的网。
天幕直直地向下压过来,压向江波涛心里。
他望向台上的那个人,耀眼夺目,化作银河,像他的心坎上倾泻下来。
他隐隐觉得自己有了一个秘密。

那天晚上结束的挺晚。操场上不剩下什么人。江波涛等着周泽楷,沿着林荫道走回宿舍楼。
那天晚上的星星很少。连鸟雀都息了。有松鼠从他们旁边跑过,钻到路边的灌木里。
沿路聊了几句。无非是近日的学习情况和今天对晚会的吐槽。
他们在宿舍楼前分别。竞赛班的寝室在高三校区,和本校隔了一条河,一座桥。
“今天的月色真好,”江波涛笑着说,“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。”

又过了些时日,放完了高考假。江波涛重新回到学校时,杨梅熟了。
学校的布局迷宫一样。教学楼通过长廊相连。空出来的中庭种了几棵树。
江波涛坐在窗边,看着兴致勃勃的同学被红纸上“杨梅已打农药”几字打得垂头丧脑。却听见一阵欢呼声。
隔壁那栋楼也有学长出来摘杨梅,周泽楷也在其中。江波涛从一楼窗边向下喊:“周学长,杨梅可是打了农药的!”他发现楼下的人都把视线投向他这一方小窗,连忙把头缩回去。
还没缩完,就听见周泽楷带着笑意的回击:“骗人的。”
那天中午他们在学校的林荫道相遇。太阳说是刺目,但也屈服于叶的繁密,只在若有似无的缝隙里偶尔投下浅黄的光影。江波涛吃着周泽楷留给他的杨梅,打算听听关于“打了农药的杨梅”的故事。
周泽楷用一句“学长学姐为了吃独食诓骗学弟学妹”,既当开头又做结尾,简洁地结束了这个故事。江波涛望着周泽楷被无数阳光与阴影分割的侧面,又吃了一颗杨梅。
真甜,他想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所有电影相关情节 出自《怦然心动》
所有学校相关活动和情况 出自本人学校(包括松鼠)

评论

热度(10)